会员名: 密 码:
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
中文版 / english
站内新闻
友情链接
阿里巴巴企业平台
百度一下
温州石膏线网
站内新闻  

老赖不以后再难赖了

2017/3/25 13:14:02

信息内容
浙江4700个老赖上了全国失信黑名单
http://www.workercn.cn2013-11-25来源: 法制日报
分享到: 更多

    昭告天下让失信者寸步难行

浙江4700个老赖上了全国失信黑名单

   

图为杭州市江干区法院执行人员到达被执行人单位进行登记找人。 本报见习记者 王春 本报通讯员 陈欢 摄

    拖欠了多年的债务,一听说要上全国失信黑名单,11月22日,他立马跑到法院把钱还上。来自浙江法院的消息,自今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失信黑名单以来,浙江有近百名老赖生怕上黑名单而忙着还款,信用惩戒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。

    为破解执行难,最高院司法解释规定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判决,并符合法定六种情形之一,应当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从浙江高院获悉,截至目前,浙江已有4700多个老赖上了失信黑名单,黑名单在继续录入的同时,老赖们再也坐不住了……

    限制高消费令发出之后

    最高院公布失信黑名单后,浙江高院总结了18个就此成功执结的典型案例,包括迫于融资消费等限制而提前履行、贷款碰壁后履行、被告知将纳入黑名单后主动履行等类型。

    每次接到法院的电话,80后小寿总是推三阻四,“法官,我是真的没钱,等有钱了一定会还的!”

    执行人员几次三番找上门,小寿更是躲着不见人影。

    在前不久的一次突击行动中,杭州市拱墅区法院执行人员留置送达了限制高消费令、传票等法律文书,同时还附上报纸复印件。

    待执行人员离去,小寿悄然回到家中,冷不丁地看到了摊开的报纸,“妈呀,被那标题吓了一跳。”小寿暗自叨咕,原来报纸上写着:最高院出台司法解释严厉惩戒失信被执行人,“老赖”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将昭告天下,让失信者寸步难行。

    这下子,小寿急了,寻思着,欠那么点钱,却要受到各种消费限制,还弄得全国人民都知道可就太不值了!第二天一早,小寿就主动打电话给法院,要求和申请人达成和解,自愿把钱还了。

    记者了解到,今年1至10月以来,浙江法院系统已执行案件29万件,涉案金额121亿元,其中通过执行征信、执行惩戒等机制办结的执行案件为4.6万件。

    浙江高院执行局局长金平强向《法制日报》记者介绍,近年来,浙江以深化“执行征信、执行查控、执行惩戒、执行监督、执行保障”建设为主线,出台各项反规避执行举措,推出悬赏公告、发布限制高消费令、设立曝光台、运用点对点银行存款查询系统,完善被执行人失信信息发布,使其在融资、经营等方面受到制约,加大惩治力度,对老赖采取司法拘留或刑事处罚,有效提高了履行率。

    银行贷款受阻着急还钱

    几千元移动话费,一欠十三年,老马怎么也想不到,眼下正急需筹资,银行却因此驳回了其贷款申请,他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 1998年初,老马与浙江移动公司缙云移动分公司达成协议,购买了移动电话卡一张,双方约定由移动公司提供通信资源,老马按月交付电话费,逾期按日3‰支付滞纳金。

    合同签订后不久,老马就开始拖欠话费。多次催讨无果,缙云移动公司就向法院提起诉讼,2000年7月25日,缙云法院立案受理了这起移动通信话费纠纷案,经审理,法院判决其支付移动公司移动通信话费及滞纳金共计6397.02元。

    判决生效后,老马一直躲避执行,长期外出下落不明,法院裁定终结执行,但这次的不良信用信息也进入了“个人征信系统”。

    “钱我已经还清了,这个不良信息什么时候能取消掉,我现在急需贷款……”老马当场支付了欠款,焦急地说。

    丽水市莲都法院执行法官陈威告诉记者,许多老赖法律意识淡薄,出于侥幸心理,采用隐瞒、转移财产等手段逃避执行,实践中还出现串通亲戚低价转让房产的例子。

    “除了老赖施展各种各样的躲避执行手段外,申请执行人缺乏诉讼风险意识、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仍不健全等因素,都会影响到案件的执行。”宁海法院执行实施科科长张春如此分析说。

    大型国企也上了黑名单

    杭州市江干区法院近日开展了“收网2013”执行专项行动,公布了今年10月以来首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,首次启用3G执法记录仪对上网曝光的一起物业服务合同纠纷进行执行。

    江干区法院执行三庭庭长汪骏华介绍,在这27名老赖中,既有如中铁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、中铁港航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等大型国企,也有知名度较高的企业,涉及案由主要集中在合同纠纷等商事经济纠纷案件,也包括劳动争议、婚姻家庭纠纷。

    记者发现,排在榜首的是中铁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,被控欠下杭州某金属材料公司2300万元,加上利息总共是2400余万元,去年的判决,至今分文未付,法院认为其违反财产报告制度,有能力还款而拒不履行。

    黑名单公布第二天,中铁十八局集团公司就派代表到法院,和金属公司达成协议,在12月17日前全面履行。

    “只要失信信息没被撤销,这个记录就会终身跟随。”江干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赵振祥表示,对企业来说,招投标无疑会受影响;对个人来说,无论是坐飞机、住高级宾馆、信用贷款,只要和信用挂钩的事情,都会产生影响。

    浙江高院执行局综合处副处长裘茂金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2009年,浙江法院开始与信用浙江网合作,通过该网站发布失信黑名单,入选黑名单的对象有两类,一种是正在执行的案件三个月以上未执结的被执行人,另一种是案已结、事未了即历年程序终结案件中的被执行人,只要发现可执行的财产线索,即可再次启动执行程序。

    “与最高院的要求相比,浙江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入选范围更宽,标准更刚性。”裘茂金介绍,目前,浙江法院已动态发布失信信息34万余条,有效敦促了大批案件的执行。

    本报杭州11月24日电 (本报见习记者王春 张兵)

[←]行业贡献 [→]吊顶安全不容忽视

     

           版权所有:杭州下沙固的装饰材料有限公司   技术支持:固的信息技术部(ITdept.)
          Copyright  GOOD 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 浙ICP备11031903号

 

       使用条款  法律声明  客户服务  监督举报  加入我们  合作洽谈  地理位置

       站长统计    |   历史访问人数:5653972  |   昨天:181   |   今日:69   |  当前在线:23  |  会员:17  |